搜尋
  • 敢於不同 - Dare to Change

楠楠

大家好,我是楠楠。我在同性生活已有14年。回想以前的日子,好像就是從地獄走出來一樣。充滿情緒,控制,和情感互相利用。不停從別人身上追求愛來滿足我心靈的空虛,最後賭上時間和青春。


從小,我就對女生比較有好感。小時候,我爸爸把我當作男生照顧,把我打扮成男生,一些玩具都是男孩子玩的。我隔壁有一個女生,從小就一起玩。她跟我不一樣,她會穿裙子,玩的都是洋娃娃。我看著她,我感到自己跟她很不一樣。她有公主病,經常沒原因的跟我生氣。當時,我的世界只有她,因為我沒有朋友,我也不會表達我自己。所以我經常逗她開心。因為她開心了,她才不會離開我。我好像僕人一樣。我會保護她,有時會跟她牽手。當時,我感覺自己是一個男孩子,跟她不是一樣的性別。有一天,我回到家,我用了男生的方法上廁所,因為我有點混亂。但是我沒有跟媽媽講。在家𥚃,我很倚賴她,是我心靈支柱。她很寵我,所有事情她都會幫我跟別人表達。我在外面經常被人欺負,我經常感到孤單,我媽媽都會幫我跟老師說。我爸爸是一個不會表達自己的人,我對爸存在意識的薄弱,我接受到她的愛都是從媽媽口中,爸爸是愛你的。


到了初中,我開始對比我大五年的女生有好感,我都想去倚賴她。她說我的同學可愛,我就會很不開心。我經常被同學欺負。到補習班,老師會把我跟一個同學困在房間,把桌子疊高。把我跟同學拋上去,我很害怕。為什麼我問一個問題,就會被罵,為什麼我問一個問題,老師要丟一本書在我臉上;為什麼我問一個問題,就說我蠢,說我奇怪? 為什麼愛說話的小朋友就會討人喜歡?為什麼十個女生要一起欺負我?為什麼要笑我媽媽送給我的衣服,明明這一件衣服是我很珍惜的東西,為什麼你們要欺負我?時間慢慢過去,我都不敢再提問問題了。而我覺得我也沒有朋友明白我內心。


到高中時,我喜歡了一個比我大三年的女生,我開始對她有性幻想。從性幻想中,我感到很實在,有安全感。我也開始自慰,還有上色情網頁,並透過自殘,看有手上有傷口來治癒自己。當時,我再一次感到跟其他人不一樣,喜歡女生的狀況很不自然。而且我是基督徒,當同性戀是不行的。我把這個掙扎放在心中四年,一直到我終於支撐不住了,我就跟一個教會牧師說。她輔導,並且幫助我,但同時間,在學校坐我隔壁的女生跟我聊得挺好,我跟她每天ICQ聊天。所以我跟她說這個秘密,她竟然不怕我。還對我說,我陪你走,一定沒事的。我感到安全感。漸漸的我對她也有感覺,我喜歡她。她不是同性戀,最後我們開始交往。但我內心也有掙扎,但這個女生當時讓我滿足,最終我選擇體貼自己感受。而我跟牧師說,你的方法不行。但她最後給我一句話:如果你開始第一段同性關係,你會很難再走出來。是真的,從那天之後,我走進了一個漩渦。


我不停的跟女生交往,不斷跟女生發生關係。在關係裹面,我發現自己很怕被遺棄,

所以我會把對方先遺棄。我將所有期望都放在對方身上,沒有一個人能滿足我。我繼續尋找能夠明白我內心的女生。其實我要求很簡單,說是無言無語你都可以明白我,我只想要一種親密感。另一方面,我很害怕媽媽知道我是同性戀,我便開始遠離家人。有一次,她發現我跟一個女生發生關係,她很傷心。她以為這個是病,她帶我去看康醫生。然後康醫生轉介我到一個輔導機構。認識了一位本地宣教士Yammie。


Yammie不只是宣教士,她還是我的牧者,陪我走過我這14年。她跟我說同性戀可以完全恢復的,是有出路的。我不太相信。因為我當時有一個女朋友,我覺得沒希望的,我不能夠放棄這個女生。但是可以改變這句話一直在我心底。我每次關係出現很嚴重的狀況時,我都找Yammie,每一次她都跟我禱告。她帶我到611靈糧堂。我學習了聆聽聖靈聲音。

到了一個很好的小組。但是我還是很難投入群體。

有一段時間,我曾感受到神的愛。但是我仍然體貼私慾,不選擇聖靈。我感到羅馬書講的『立志行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。』我在同性關係跌得越來越深,甚至讓一些不是同性戀的,都讓她們一起犯罪。

但是神並沒有放棄我,在我仍然在犯罪的時候,給我看了一個圖像。祂被釘在一個十字架上,正在流血。但祂笑著跟我說,這個十字架我是為你釘的,血是為你流,我明白你,不要再冰封自己,我要用愛來充滿你。我要帶你離開這個漩渦。祂不斷的催促我趕快離開這個女生,但是我做不到,我好害怕。但我每次跟這女生一起時,神就讓我回想到跟祂一起的甜蜜。

坐車的時候,祂會釋放我,祂又讓我感到跟祂一起的甜蜜。


有一個早晨,我內心好辛苦和矛盾,我拿起手機,然後,我就跟這個女生說,我要分開,我不想再這樣下去。然後我就禱告,我跟神說,我從來沒有為祢跟女生斷絕關係過,我跟女生分手都是為自己的。但這一次,我知道,只要我抓捉祢的繸子,我就可以再一次嘗到跟祢的親密,求祢給我最後一次機會,帶我走出同性戀,我的情感不要再被縛架,我不要再做奴隸,我28歲之後的人生,要為祢而活。


這一次對神的回應,我真正完全脫離同性戀,心靈不再給女性滿足。這一次對神的回應,我真正斷開跟那些女生連接的鎖鏈,我感到心靈得到釋放後帶來的自由,我感受到我的手跟腳不是再縛上鎖鏈。我不用再當雙面人,我終於可以成為真正的後同,為主作見證。那一天,我拿起手機,我跟我爸爸說,對不起,我沒有孝順過你。那一刻,我感覺到像是聖經到眼上鱗片脫落,我看到了真理。而我對我爸爸所有的情緒完全消失,我可以跟他聊天,不再發情緒,我也有能力抵檔試探。

神透過多方面跟我說,祂愛我。我以前一直尋找靈魂伴侶,我喜歡無言無語。其實我只想找一個人明白我,但天父透祂創造的所有東西告訴我祂一直存在,聖靈無孔不入,祂就是這樣充滿我。同性戀不是天生的,是有出路的,是可以完全被恢復的,是有昐望的。

11 次瀏覽

© 2018 敢於不同國際聯盟 - Dare to Change Global Alliance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  • White YouTube Icon
  • White Instagram Icon